玉器为证 古蜀文明是中华文明重要组成部分

  2001年,金沙遗址的发现,在三星堆之后再度刷新了人们对古蜀文明的认知。在6000多件出土文物中,仅先秦玉器就达2000多件,其中尤以300多件美轮美奂的玉璋光华夺目。这些玉璋来自哪里?所为何用?经过专家多年的持续研究,秘密正在逐一揭开。
 
 
  9月24日,《玉汇金沙——夏商时期玉文化》特展暨“夏商时期玉文化国际学术研讨会”在金沙遗址博物馆举行,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中国考古学会理事长王巍表示,金沙和三星堆出土玉器所体现出来的与中原地区玉文化的关联,再度证明中华文明的多元一体,而古蜀文明正是其重要组成部分。
 
  看展感受古蜀文明神奇魅力
 
  “玉魂国魄”,是玉器在中华文明中独特地位的最好诠释。据介绍,夏商时期的玉器,上承新石器时代“以玉事神”的传统,开创了“以玉载礼”的新风尚,下启西周、东周时期“以玉比德”的先声,以在华夏大地星罗棋布的分布、制作精湛的工艺和形制,掀起了中国玉文化发展史上的第二个高峰。鲜为人知的是,位于成都平原的三星堆和金沙遗址,是国内出土夏商时期玉器数量最多、种类最丰富的遗址之一。
 
  金沙遗址博物馆馆长王毅介绍,金沙和三星堆玉琮出土数量超过了全国其他地区出土数量的总和。源自长江下游良渚文化的十节玉琮、源自黄河流域的玉璋、玉戈、玉钺等,以及古蜀人广泛吸收其它地区玉文化,融合创新后制作出具有鲜明古蜀特色的玉器新品种、新造型,成为中华玉文化交流融合的见证,也成为成都平原自古以来兼收并蓄、包容创新的文化见证。
 
  本次展览的250余件(组)展品,来自包括河南二里头遗址、陕西石峁遗址等12处全国夏商时期的重要考古遗址,其中来自金沙、三星堆遗址的展品共计68件。除了玉琮,在作为夏商时期最重要礼器之一的玉璋上,也可以从造型、原料甚至工艺上看出古蜀玉璋与中原玉璋的相似与不同;而参展的古蜀玉戈,形制就已经和中原地区相异,呈现出鲜明的地域特色。据介绍,金沙遗址出土、疑为贵族从中原带回蜀地的最精美玉璋也亮相展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