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明清书法:万绿丛中一点红

  今年的香港拍场,明清书法作品成为一个亮点,成交的火爆远超市场预期。严复的《楷书八言联》以115万港元成交,超出估价的30倍;杨家瑜藏曾国藩《行书七言联》以69万港元成交,超出估价34倍;张之洞《行书》以46万港元成交,超出估价46倍。保利香港中国古代书画专场上拍的董其昌《临<淳化阁帖>》册页则以1300万港元落槌。
 
  古代书法尤其是明清书法,自去年开始提升,给徘徊调整的艺术品市场带来一抹亮色。
 
  从“小惊喜”到“定海神针”
 
  中国书画板块一直是中国艺术拍卖市场的重中之重,一直占有65%以上的交易份额。中国书画又分为近现代书画和古代书画两大板块,近现代书画作品存量较大,占七成以上市场,古代书画由于真伪鉴定难度较大、存世稀少,一直是高端藏家的专属。
 
  不温不火的2014春拍整体表现差强人意,但中国古代书法给拍场带来了些许小惊喜。
 
  在北京保利推出的“中国古代书法”专场,清代伊秉绶的隶书横幅《遂性草堂》估价仅有80万元,成交价最终却高达2300万元。
 
  北京匡时推出的“畅怀———中国书法夜场”,46件拍品总成交1.1亿元,成交率高达89%。
 
  到了秋拍季,整个拍卖市场遭遇寒流,明清书法作品却呈现回暖趋势。在北京保利古画夜场拍卖上,经《石渠宝笈》著录的乾隆帝御笔手卷《白塔山记》以1亿元起拍,1.01亿元落槌,加上佣金成交价达到1.1615亿元,成为当年内地拍卖市场上唯一过亿元的作品,创造2014年全球中国书画拍卖价格最高纪录。加上康熙《御笔行书“赋政于外”》1242万元、文徵明的《行书自书诗卷》1150万元,数件高价成交的古代书法拍品,成为秋拍最大亮点。其中尤以嘉德推出的“王铎的笔底毫端”专场,总成交8200多万,成交率高达95%。以王铎为代表的明清书法已经成为持续低迷的艺术拍场的“定海神针”。
 
  “重画轻书”,中国艺术品市场这一传统概念在2014年被彻底颠覆。面对明清书法“低估价,高成交”现象,不少业内人士感叹,经过多年的市场培育和拍卖公司的推广,明清书法作品的价值正在被重新发掘。
 
  “王铎很忙”
 
  2014秋,明末清初的大书法家王铎“很忙”。
 
  嘉德、保利、匡时、香港佳士得、北京荣宝,多家一线拍卖行相继推出王铎书法专场或专题拍卖。
 
  在香港佳士得2014秋拍中国古代书画专场,估价在350万到450万港元的王铎《行书五言诗》备受关注,以1444万港元成交。
 
  中国嘉德推出的王铎精品书画专场“王铎的笔底毫端”,20件流传有序的佳作,最终19件作品成交,其总成交额达到了8214万元,其中,王铎写给好友今础的八幅扇面全部以估价8至9倍的价格成交。其间拍出2127.5万元高价的王铎行书临《汝帖·颜真卿与李太保帖》估价600万至800万。这幅书法被评为:“凝神研玩,如野鹤凌霄,时翘双翼;如骏马驰坂,迅下四蹄,乍见之而骇其出乎法外,熟玩之而服其范于矩中。”
 
  在北京保利秋拍的古代书法专场,王铎的《致戴明说札》从270万元起拍,经过多轮竞争,最终以1863万元成交。
 
  此季秋拍,荣宝拍卖还特别举办了“王铎书法的考鉴与研究—王铎佳书赏鉴消夏会”,延请国内专家对这批诗文稿进行研究解读,深入挖掘背后的创作背景和文化意义。北京荣宝“王铎诗文稿墨迹专场”共计19件作品上拍,为王铎晚岁10多年间创作的诗文,总成交1225.3万元,成交率接近90%。其中的《七言律诗二十首》以120万元起拍,最终以207万元成交。
 
  中国书法史上有“先王后王”之说。“先王”即王羲之,“后王”即王铎。
 
  王铎(1592—1652年)是明末清初的大书法家, 王铎在明末书坛上便与董其昌齐名,时有“南董北王”之称。他“敏而好古”,大胆创新,开创一代书风。与董其昌的严谨秀逸之风相异,王铎追求雄强、激烈的风格和对动荡的内心生活的表现,尤长于行草。
 
  王铎的行草具有独特的涨墨效果。墨分五色,浓淡干湿枯,涨墨笔法通过用笔的轻重缓疾,表现出“疏可走马,密不透风”的丰富质感。
 
  王铎身逢乱世,宦海沉浮,做过明清两朝的礼部尚书。1645年清军迫临南京,王铎与娶了名妓柳如是的钱谦益等文武官员出城降清。从降清到去世的8年,王铎被明代遗民所鄙视,极度煎熬和痛苦,被后世人称“顶着贰臣的万重压力,和着鲜血和泪水创立奇崛的书法风格。”
 
  在“书品即人品”的时代,他的书法也曾遭遇冷落。随着时光的淘渌,王铎的书法拂尘生辉。康有为在《广艺舟双楫》中认为王铎书法胜于董其昌。吴昌硕赞其书法:“文安健笔蟠蛟璃,有明书法推第一”,沙孟海评王铎云:“一生吃着二王法帖,天分又高,功力又深,结果居然能得其正传,矫正赵孟頫、董其昌的末流之失,在于明季,可说是书学界的'中兴之主’。”启功言曰:“觉斯笔力能扛鼎,五百年来无此君”。
 
  佳书不如孬画
 
  中国古代文人的书画艺术创作追求一直是“金石字画”的顺序,书法历来广受重视。在艺术品收藏领域,“书画同源”是不争的事实,但在拍卖市场上书画并未平起平坐。作为中国独有的艺术形式,书法作品的市场价格一直低位徘徊,尽管近年来屡有天价古代书法拍品出现,但与绘画价格相比,并没能改变“好字不如烂画”的尴尬局面,拍品数量和专场场次也远远少于绘画作品,很多拍卖公司都是把书画放在同一个专场,书法只是绘画的陪衬。
 
  业内人士分析,除审美倾向外,很多人认为书法作品的收藏门槛高于绘画作品,需要更高的艺术修养和文化储备方能理解和欣赏,这是造成书法市场低迷的一个重要原因。
 
  如何评估古代书法的收藏价值?中央美术学院教授、艺术史学者赵力认为,时代、名家、名迹、流传有序可以作为收藏的四个要素。业界认为,首先要看书法家在书法史上的地位和影响力,其次要全面衡量每一件作品,即使同一位书法家的力作,质量也可能参差不齐。但古代书法作品的具体价位,很大程度上由书法家在当今社会的名气决定,比如清中期刘墉的书法作品可能就比王文治、梁同书的关注度高,因为刘罗锅的名气大。
 
  目前宋、元时期藏于民间的书法作品已是凤毛麟角,但明清书法作品还处在价格洼地,其中千万级的作品是特例,大多数仍属“位高价卑”,像清代的赵之谦、何绍基、翁方刚、成亲王、翁同龢等名家的作品,价格区间在十万元至几十万元,相当于当代二流画家的作品价格,但古代书法家毕竟是受到历史和学术上的洗礼,经过历史的检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