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砚投资收藏五大攻略

 

清康熙松花石荷叶随形 一片清廉砚
 
  攻略一:关注名坑
 
  专注老坑、坑仔岩、麻子坑
 
  投资收藏端砚,起点要高。初来乍到,宜专注于老坑、坑仔岩、麻子坑这“三大名坑”,以免分散有限的资金和精力。经比较分析,不同坑口之间升幅的差别甚大,基本上都是名坑比一般坑口升值快。买几件优质的老坑,两三年后就有不错的回报;而宋坑要买一大堆,若干年后成批量卖出去,才会有一些回报。
 
  端砚的坑口庞杂,初入行者对端砚的认识有限,什么坑口的砚石都收藏,容易上当。只收藏那些特征明显、石品好、坑口无争议的名坑,才不用白交“学费”。这是一个回避风险的好办法。若干年后,随着对端砚认识的加深,可以陆续扩大到收藏一些其他坑口的砚石。甚至可以收藏一些坑口似是而非、石品花纹奇特的“异品”,主要是用来作教材和标本,以提高自己识别坑口的能力。必要的知识准备,是成功的基础。
 
  攻略二:购砚“六忌”
 
  砚过大无砚味,砚过小不实用
 
  一忌优柔寡断。遇到真正的佳砚,若价格适中甚至稍高于市场价,而自己的经济情况亦允许,要果断买下,以免日后追悔莫及。好的砚台,砚主一般不会轻易脱手,硬要买,老板就会开出一个高于正常市价的价格,若不是高得离谱,最好还是把它买下来。好的端砚看潜力,判断其价值不能仅盯眼前。品质上乘的端砚,贵一点都值收藏;差强人意的端砚,再便宜也不要贪图。近几年端砚价位再上新高,经常可听到后悔当初没买的声音。
 
  二忌良莠不分,把瑕疵当成名贵石品来追捧。过老的火捺、过粗的金线、过多的翡翠、过大的黄龙纹以及泪眼、死眼等等,都不值得标榜,有不如无。
 
  三忌贪大或尚小。砚过大则无砚味。一般来说,七、八寸至十一、二寸之间的端砚比较适合使用和收藏把玩。砚过小也不好,虽然精致,却不实用,在市场上也叫不起价。
 
  四忌跟风。看见别人有某种式样和图案的端砚,马上请艺人依样画葫芦仿制一件,无限重复,了无新意。
 
  五忌喜多。不分优劣,大批大堆地购进石料,本是收藏者,却做起了商家的生意,失去了收藏本来的乐趣。
 
  六忌盲目追眼。端砚行内,向有“追眼”、“炒眼”之风,火柴盒大小的老坑碎石,不可为砚,但偶出一眼,辄要价数万元。须知石品再美,也要生于可实用的砚台上方有价值。材不相就,眼只堪作标本而已。其实,石之美者,何须有眼?
 
  攻略三:端砚“三不藏”
 
  优劣各半的果断舍弃
 
  一是设计制作不佳又无修改余地的不藏。一方端砚,虽设计制作不佳,然石质奇佳,尚有“整容”余地的,还可收藏;设计制作既劣,又因砚石破坏过大而“回天乏术”的,避之则吉。
 
  二是优劣各半的不藏。砚石是天生之物,本无十全十美,若美中不足,实属可容忍之范围。但“美中不足”与“优劣各半”不同:前者为优明显大于劣,些小瑕疵相对于优点而言微不足道,可忽略不计;若“优劣各半”,则其优点越突出,其缺点就越“刺眼”。这类“大善大恶”的端砚,收藏日久,其缺陷就越会成为“眼中盯”、“肉中刺”,让人辗转反侧、遗憾不已。到最后,衍成“心病”,只见其缺陷,不见其优点,必欲弃之而后快,以求“眼不见为安”。
 
  三是坑别有争议的不藏。端石诸坑,特征各具,大多可辨。但亦时有难辨其真面目的,即使专家也会为其“身份”争论不休。假若有一块砚石,既似坑仔,亦似老坑,这时,若按坑仔的价格购买,则无不可;而作老坑购入,则需三思而后行。
 
  攻略四:不要相信好运气
 
  凭借时间差就可获利
 
  收藏者大多有“捡漏情结”,总相信自己会有好运气,能捡到大漏。有一位砚台收藏家说,时下谁也不是傻瓜,傻瓜早在当年困难时期就全部饿死了,哪里还有那么多漏给你捡?
 
  玩新端砚,能捡漏的机会更少。最有可能的“捡漏”,是一块砚石外表上看不出什么,开料后一看,各种名贵石品俱全!这样的机会,不是没有,而是多乎哉不多也。老是想着捡漏,套用“赌玉”的做法去收藏端砚,大多数会吃亏。
 
  因此,不要指望捡漏,现在端砚的价格才真正启动,光凭借时间差,就可以获得可观的升值回报。以时间和品质换取回报,这才是投资收藏端砚的正途。
 
  攻略五:学会鉴别
 
  任何单一指标不作唯一依据
 
  若要不上当或少上当,有两个途径:一是找对一位入门老师,二是自己学习一点端砚常识,特别是掌握识别坑口的本领。
 
  鉴别端砚坑口,切忌仅依赖于某种单一的依据就作出判断。如有不少人把五彩疔作为老坑的“身份证”,以为有五彩疔的就一定是老坑。其他还有以金银线、冰纹、朱砂斑作为老坑“标志”的,可谓五花八门。以这样简单片面的认知去收藏端砚,早晚会“吃错药”。
 
  端砚石中,很难说有哪一种石品特征是具有“唯一”性的。比如,有五彩疔的坑口:以老坑最常见,但坑仔岩、麻子坑、宣德岩亦偶有;有金银线的坑口:老坑、麻子坑、坑仔岩、宣德岩、朝天岩、冚罗蕉、斧柯东等皆有;有冰纹的坑口:以老坑为常见,麻子坑、坑仔岩、朝天岩亦偶有;有朱砂斑的坑口:老坑、麻子坑、坑仔岩、有冻岩、斧柯东、宋坑等皆有。
 
  总之,不论是石品、石色或石声,任何一种单一的指标,都不足以单独作为鉴别端砚坑口的唯一依据。有些东西,你没见过,并不等于没有;暂时没有出现,也并不等于没有。鉴别,应从多个角度、综合多种方式进行。
 
  观察
 
  好的作品藏家不轻易出手
 
  从盛放研磨墨汁的器皿到把玩的收藏品,从拍卖杂项到西泠印社特设专场,砚台收藏市场日益繁衍,或趋成熟。瑞哲轩艺术馆负责人周锐表示,两年前的一方220万元的端砚,今年已卖到680万的高价,端砚价格升幅迅猛。岭南文化艺术研究会会长杨飞武则表示,真正收藏了好作品的藏家也开始惜售。
 
  随着时代发展,各种各样的书写方式已经严重削弱砚台在日常生活中的功能性。对此,砚台藏家欧忠荣忧心地表示,文人参与砚台收藏确实越来越少,这原因除了社会的多元化发展之外,更多的是我们没有足够了解砚文化,如果仅仅把砚台的功能性看作是主要特性,那未免过于片面,早在唐宋之后,除了砚自身的功能属性,砚文化更多地体现在文人交流、文学切磋以及铭刻时代信息等方面。
 
  瑞哲轩负责人周锐表示,2007年的时候拳头大小的老坑出产的砚石,厚度不到2cm,大概2000元,但今年再去找,8000元到10000元都难找,这仅仅是比较普通的砚石。“如果花纹好一点的,价格一年翻三五倍很正常”。他表示,“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是前年在肇庆看到一方当代大师的砚台作品,大概20cm×30cm,报价220万元,当时觉得贵,可是今年我再去看的时候,报价已经变为680万元了。”
 
  岭南文化艺术研究会会长杨飞武表示,随着书画市场的一路走好,砚台作为文房四宝之首,必定水涨船高;其次,老坑或者好点的坑都已经越来越稀缺,甚至封坑了,好的材质已经难找;第三,真正收藏了好作品的藏家也开始惜售,“买的人越来越多,卖的人越来越少,自然就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