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越藏书楼:中国封建藏书楼时代的终结

 

  据文献中记载,中国最早私人藏书楼始于北魏,在此后的1000多年中,相继出现过几千座藏书楼,其中有一定影响的达1000多座。中国藏书楼的规模、历史和功绩在世界文明史上都是独具特色的,它们对于中国古代典籍的收藏、保护、乃至古文献的研究、校勘、刊布发行等方面,都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中国是世界上热爱读书和藏书的国家之一,回望中国历史上的藏书楼,我们既为曾拥有灿烂的藏书文化而自豪,也为损毁于时代变迁的藏书楼与古籍而惋惜。中国藏书文化已有逾千年的历史,最早的藏书家应该是孔夫子。他为教育学生,准备教材,搜集文献,“删诗书、定礼乐”,逐渐形成了最初的私家藏书。秦汉以来,私家藏书与官藏并驾齐驱,成为中华文化保存和传播的两大重要渠道,特别是从唐代出现雕版印刷以后,书籍开始普及,私家藏书有了重要物质和技术的支撑,宋元以来渐成风气,明清则达鼎盛时期。这些藏书楼为中国传统文化的传承,曾起到过非常重要的作用。
 
  北四阁南三阁
 
  《四库全书》珍藏之所
 
  《四库全书》是清乾隆年间编纂的我国历史上卷帙最大的一部丛书,与万里长城、大运河一起,被誉为古代中国的三大工程。从乾隆三十七年(1772)开始设馆,历时十年才纂修完成的《四库全书》,共收书约三千五百种,七万九千余卷,分经、史、子、集四部。尽管为了维护清廷的政治统治,许多古籍被馆臣抽毁或删改,以至于鲁迅先生曾在《买〈小学大全〉记》等杂文中予以揭露,但是《四库全书》毕竟是集中国古籍之大成的规模空前的丛书,自有其传世价值。
 
  此书当年仅缮写了七部,分别藏于北京、沈阳、扬州、杭州等地。紫禁城的文渊阁、圆明园的文源阁、盛京皇宫的文溯阁、避暑山庄的文津阁,称为“北四阁”。扬州天宁寺的文汇阁、镇江金山寺的文宗阁、杭州圣因寺的文澜阁,称为“南三阁”。这些藏书阁与藏书历尽沧桑,伴随着中国近代史上的频繁战乱而饱受摧残。如今,除“北四阁”中的文源阁随圆明园被焚而毁,其余三阁的建筑均安然无恙,可供游人瞻仰。
 
  “南三阁”之一的文澜阁位于杭州西湖孤山南麓,现在的浙江省博物馆内。初建于公元1782年,是清代乾隆皇帝当年为珍藏《四库全书》而建造于江浙的“南三阁”中硕果仅存的一处。其余两阁,镇江文宗阁与扬州文汇阁于道光二十年和咸丰三年先后毁于兵火。
 
  文澜阁是一处典型的江南庭院建筑,由原来收藏《古今图书集成》的藏经阁改建而成。据时人记载:“阁在孤山之阳(南麓),左为白堤,右为西泠桥,地势高敞,揽西湖全胜”。经过复勘校正的《四库全书》钞本正式入藏于此。
 
  与“北四阁”不同的是,文澜阁内允许读书人到此看书并抄书。如清代江苏上元(今南京)籍藏书家朱绪曾在浙西做地方官时,就曾经到此抄录过不少宋元时代人撰著的秘籍。
 
  铁琴铜剑楼 海源阁
 
  藏书界的“南瞿北杨”
 
  晚清著名藏书家叶昌炽在《藏书纪事诗》中说道:“艺芸散后归何处?尽在南瞿与北杨。”在我国藏书界有着“南瞿北杨”之说,这“南瞿”,指的便是瞿氏创办的铁琴铜剑楼。
 
  铁琴铜剑楼是“晚清四大藏书楼”之一,位于江苏常熟市古里镇,始建于清嘉庆年间,最多时藏书达十万余册。
 
  铁琴铜剑楼藏书主人瞿镛(1794—1840)致力于收罗江南珍本古籍和文物古董,曾购得铁琴和铜剑各一件藏于楼中,故名“铁琴铜剑楼”。他曾自咏其楼道:“吾庐爱,藏弆一楼书,玉轴牙签频自检,铁琴铜剑亦兼储,大好似仙居。”
 
  铁琴铜剑楼藏书对于中国图书事业的贡献极大。上世纪初当地县图书馆成立,曾将藏书复本、乡贤著述和地方史志的副本贡献其中。后来《四部丛刊》的编印,以瞿氏家藏珍本为底本者,居当时私人藏书家之冠。
 
  “海源阁”是当时与“铁琴铜剑楼”齐名的惟一一座北方私藏书楼。它的创始人是山东聊城人杨以增(1787—1856)之父,时称“袖海堂”和“厚遗堂”。随后杨以增在任官各地之际,从西南到西北,留意搜集当地书家散出的藏书,在北京得到过清宗室乐善堂旧藏之书,并辗转得到了苏州黄丕烈士等旧藏的图书,于是异军突起,与瞿氏“铁琴铜剑楼”争雄于藏书界。其藏书陆续积至3700部、22万卷左右,其中宋元珍本达到469种。
 
  “海源阁”位于聊城旧城南的万寿观前街东首,原杨氏故宅的东跨院中,俗称“杨家藏书楼”。1840年,杨以增取《学记》中“先河后海”之语,自题“海源阁”三字于匾额之上,并自述说:“盖寓追远之思,并仿鄞范氏以‘天一’名阁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