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藏家聚焦日本中国文物精品回流

 

  中国收藏家跻身世界艺术品市场,成为国际艺术市场的新贵,在艺术市场上的强劲购买力,得到了国际艺术机构的热烈欢迎。中国收藏家对古美术的疯狂追逐,在拍卖市场上屡屡刷新拍价记录,给国际拍卖行打足强心针。尤其是在国内艺术品市场中精品稀缺的状态下,遗留在海外的中国古艺术精品成为了中国收藏家的新目标。专注于中国文物回流的日本东京中央拍卖公司,作为日本首家致力于中国文物回流的拍卖行,虽然成立时间不长,所征集到的拍品很合中国藏家口味,得到了众多中国藏家的关注。
 
  成立于2010年的东京中央拍卖会,在不到三年的时间内获得蓬勃发展,并成为日本最大规模的中国古美术艺术品拍卖会,一路飘红的趋势下,东京中央拍卖公司扩大据点,在香港成立支社。近日,在香港岛皇后大道中永业中心开辟出3000多平方尺空间的香港支社正式开门迎客,并于当日举办东京中央2013年春季拍卖会巡展预展。在预展首日,不少大陆、港台和日本的藏家纷纷到场祝贺,其人气可见一斑。
 
  日本艺术市场冷淡掀起中国文物回流潮
 
  自古以来,中国与日本的文化交流频繁,日本人历史上就以收藏“唐物”为荣。明治维新时期,封爵的要求之一是所有伯爵家里必须有两千件以上的中国艺术品。在抗日战争时期,日本人劫走了许多中国文物,后来中国清室的崩溃导致清宫内藏流散,正值日本国民购买力激增,大量中国文物精品流到了日本。在这样的历史原因下,中国大量的珍贵文物流失在日本,除了日本大大小小博物馆有为数不少的中国文物藏品外,大量优质艺术品潜藏在日本藏家手中,流散在民间的数量无法统计。
 
  而近30年,日本的经济不断地衰退,随着经济的不景气,日本传统藏家开始出货,本土的藏家也越来越少,抛售出去的艺术品越来越多。此外,日本的民间收藏存在枯竭的危险,敏求精舍会员陈光浦先生曾讲,日本藏家一直把藏品卖出去,不是因为他们家里没钱,而是因为下一代没人喜欢中国艺术品,所以留着不如转到喜欢中国艺术品的人手里,可以好好保存下去,这也是很好的良性保存状态,一代接一代地传下去。现在,日本本土藏家收藏中国的艺术品跟收藏日本古董的越来越少,而且日本人越来越西式化,所以才出现现在日本的大量收藏被日本人抛售出来,造成其在收藏亚洲、中国艺术品的枯竭。据悉,世界上30%中国文物拍卖的货源都来自日本,而且在日本留存的中国文物档次较高,保存状态良好,不仅是国际各拍卖行的“矿源”,也是中国藏家热衷于日本淘宝的原因之一。近日被炒得沸沸扬扬的王羲之的临摹本,就是出自日本藏家之手。
 
  毋庸置疑,成立不到三年、以回流中国文物为主的日本东京中央拍卖公司占据着天时地利人和。安藤湘桂忆述初涉艺术品拍卖之路,“做拍卖这一行也是因为日本市场不景气造成的,特别是过了2000年以后,日本的藏家越来越少了,卖出来的货越来越多,基本上我们针对日本的客户,生意越来越难做。”在1994年,安藤湘桂作为中介人,帮日本藏家购买艺术品,同时自己买入一些艺术品再转卖给日本藏家。在同一年,他萌发了在日本做中国艺术品回流的想法——机缘巧合之下,他参加中国嘉德的第一次拍卖,看到中国逐渐升温的艺术市场,也因为日本艺术市场的冷淡,他开始把目光投向中国艺术市场。但当时只是一个想法,直到2000年,他开始尝试把艺术品卖到中国,也把中国的艺术品卖到日本。艺术品批发,比如书画,美术品、玉等各种各样的生意他都做过。随着中国经济的高速发展,人工费一直在涨,而日本消费能力一路走下坡,高消费的人越来越少。在2005年,这样的交易模式在日本的客户中基本做不下去了,日本的市场反过来逼迫他去寻找另外的出路。也正是在2005年,他利用自己多年积攒的字画、古董开始正式介入中国文物回流。
 
  每一年,国际上的各拍卖行都会到日本征集拍品,各拍卖行中1/3的拍品来源于日本,但是在日本却缺少一个以中国艺术品为主的拍卖行。安藤湘桂看到了之一缺口,于2010年在日本成立东京中央拍卖公司,并于当年8月初试牛刀,举办第一场拍卖活动。这次小拍最终以三亿多日圆的成交额收槌,在当时日本的经济环境和行业氛围里,他们交出了一份让人艳羡的成绩单,在日本引起很大反响。这也让安藤湘桂看到了大家对日本艺术市场的兴趣,并成为他一直做下去的动力。在之后的两年多里,东京中央拍卖公司举办了大大小小7场拍卖,均取得不俗的成绩。现在他们形成了“我们背靠的是日本市场,近水楼台先得月。我们的行家都是藏家比较多,占据的是第一手的优势。”安藤湘桂自信地说到。
 
  首家日本拍卖行落户香港成为收藏家新聚点
 
  东京中央拍卖公司以中国文物为主要拍品,面向华人客户,其中70%的客户是大陆藏家,30%为港台和亚洲藏家。因为有些拍品在大陆相对敏感,且作为以跨境拍卖为主的拍卖行,在操作上存在很大的局限性,香港支部的成立是势在必行。安藤湘桂在接受雅昌艺术网专访时谈到:“从2011年开始,我们到中国做预展,预展的风险性很大,而且这个风险性包括藏品在中国出现问题或者出关、进关遇到阻碍,所以才促成我们现在到香港来开一个分社。其实我们到香港并不是跟其他拍卖行竞争,比如嘉德、保利等,最主要是我们在这边起中转站的作用比较多一点。因为所有的产品,拍了以后大多数都是要运往大陆的,直接运到大陆比较不方便,只能通过香港。香港有一个独特的优势,而且在这边交接的货源又比较稳妥。还有一个最大的好处是,我们可以跟佳士得、苏富比同时拍卖的时候在这边做预展,这一点是我们最方便。如果说条件成熟的情况下,或者某些藏家的拍品不能在日本露面或者其他不便的情况下,我们也有可能在香港举行拍卖,所以我们才走的这一步。”
 
  安藤湘桂也谈到,他之所以在东京成立这样一家拍卖公司,是想将埋藏大量中国文化的日本发掘出更多的精品。在日本也有大大小小的互换会,但是不对外,只是行业内的交流,导致很多中国人即使到了日本也找不到好货源。日本藏家搞收藏都很低调,而且他们习惯于长期持有藏品。安藤湘桂在接受雅昌艺术网专访时,多次提及他的第一手资源优势。他在日本艺术圈二十多年的浸泡,积攒了广阔的人脉,能够拿到很好的收件。很多在日本征集的中国文物是生货,第一次出现在拍卖市场上,再加上他为人谦逊、真诚,所以颇得中国藏家的信任和青睐。安藤湘桂希望通过拍卖会把这些精品展现于世,让更多的中国人关注,回归到中国收藏家手中。相较之下,因国内各种法律上的限制,而且国内过分活跃的拍卖市场,导致生货越来越少,国外拍卖公司越来越多,造成回流的拍件都在境外成交,这种情况下,必然令拍卖公司产生向海外发展意欲。不难发现,东京中央拍卖公司在香港开设支社,也是在调整其将来的市场。
 
  西泠印社顾问童衍方在接受雅昌艺术网专访,亦表示东京中央拍卖公司在香港成立分部这是一个趋势,“因为香港这个地方是中国一个免税的城市港口,而且它跟国内、国外的联络更加方便,所以成立一个分公司是比较有战略眼光。实际上他以前跟香港收藏界的关系也比较好,所以能够驾轻就熟、水到渠成,办出这样一个公司,这个公司对他们来说,香港公司对整个东京拍卖应该说也能够起到比较大的作用。”
 
  此外,厦门谦记古美术馆馆长郭仲桦对东京中央拍卖公司在香港设分机构表示欢迎,“因为拍卖的90%以上都是中国艺术品,所以必须在中国举办预展,因近期中日关系紧张,所以在香港设预展相对自由度更高。我们购买艺术品是没有国界的区分,只要有好的中国艺术品,业内的藏家、专业人士都会参与。”
 
  关税能否挡住中国藏家回收文物的热情?
 
  在国内艺术品市场中精品稀缺的状态下,海外遗珍成为了中国收藏家的新目标。日本东京中央拍卖公司作为中国文物回流的流通据点,每次的拍卖都受到中国藏家关注。据悉,中国藏家以组团的形式到日本参与其拍卖会。厦门谦记古美术馆馆长郭仲桦在接受雅昌艺术网专访时表示,东京中央拍卖公司举办的每场拍卖他几乎都有参与,即使没有到现场,也通过电话委托的方式参与竞拍。
 
  这种跨地域的拍卖活动,中国海关方面的严格规定,对藏家而言也是一个不小的门槛,不少藏家在海外拍得的中国文物无法运回大陆。据悉目前在中国,所有艺术品在进口时都会涉及两个税:一个事海关征收的进口关税,另一个是进口后所在国家税务机关在国内环节征收的税,在中国被称为进口增值税,与国外区别在于该税收在国外是由税务部门在国内环节征收,而在中国则是由海关在进口环节代替国内税务机关征收。目前世界各国的艺术品进口的平均关税税率是5%,在发达国家或地区如美国、英国、欧盟、日本、新加坡、香港等地区对于艺术品进口实施的是零税率。
 
  对于中国艺术品关税政策,安藤湘桂说到,“很多客人买了以后就放在香港,保利、嘉德为什么来香港也是这个原因。因为我是在境外交易,没有涉及到这件拍品是不是丢失文物之类的限制。每个拍卖行征集到一件文物特别不容易,但其实最终目的所有的文物都是归回中国,就此点而言,国家应该重新做一个政策,去鼓励这种良性的回流。在其他国家文物都是免税,只有我们国家是上税,所以这一点与其他国家不同,我们觉得国家在改革跟开放的阶段,艺术品拍卖也应该敞开大门。”
 
  日本作为中国文物外流的重要国家,持有中国文物藏品的情况如何?安藤湘桂认为,“从中日两国家的文化交流来看,中国和日本一衣带水,自古以来中日文化交流就如火如荼,从唐代,从汉,日本追求汉风、唐风,从唐代开始追求中国的建筑,宋朝追求中国的茶道,明朝追求中国的书法。当时日本都是中国化,用的字也是汉字,原原本本的汉字,当时没有什么平假名、片假名,所以中日的交流历史达两千年,大大小小从中国流入日本的东西,根本无法统计,藏品应该是很丰富的,虽说产生日本的东西参差不齐,有很好的,也有很差的,要看每个人的经济条件所允许的。加上晚清的时候,他们也是大量的明治时期改革、封爵以后,所有的伯爵家里边你要想封爵就必须有中国的东西两千件以上,也造成了他们大量收集中国的东西,从皇帝皇太后到他们的伯爵都以收藏中国东西为荣,造成他们的藏品非常多,要是统计我估计大小博物馆都非常多,应该是无法统计的,就是精品上肯定是很多的,最近他们又出了王羲之的临摹本,什么时候出任何一件东西或者很好的东西,在民间这种东西没法统计。”
 
  中国的收藏家们为什么长期跑日本?安藤湘桂对此信心十足地说道,“因为在日本的都货比较新鲜,没有出现过,而且价格上有优势、便宜,很简单的讲地域性的价钱,做贸易也是地域差价,比如从北方卖到南方价钱就有了,因为经济不流通,但是现在在经济非常发达的流通上,越来越感觉到价钱都很公开,哪怕在日本很小一个村庄买到的价钱也可能不会低于国内,但是大家还是喜欢,因为国外的东西一手货,哪怕买得贵但是没有见过光,人家也不会说这个东西我曾经拥有过,这是一个特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