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益谦:4.2亿《松柏高立图》至今未付款

        去年12月18日,龙美术馆在上海浦东揭开神秘面纱。龙美术馆创办人、收藏家刘益谦[微博]在接受《京华时报·艺术品投资周刊》专访时坦言,尽管作为商人的他有着准确的判断,但在艺术品投资上可谓是个失败者。


  ■收藏十问


  1.收藏的方向?从古代到当代。


  2.购买渠道?拍卖行。


  3.收藏心得?好东西便宜不了。


  4.喜欢的收藏家?张宗宪,87岁,思维敏捷,他的一生就是励志片,我学习的榜样。5.是否有捡漏?没有。


  6.学习方式?没时间看书,跟专家朋友偶尔交流。


  7.未来计划?2013年底开设浦西分馆。


  8.建馆理念?让艺术品收藏发挥最大作用。9.收藏经验?艺术品不会贬值,但需要长期投资。


  10.收藏乐趣?让身心愉悦。


  建美术馆多为社会作贡献


  刘益谦透露,龙美术馆所在地原本要建成一个商场,他用大概2亿元买下后,又用将近1亿元改造装修。开幕当天,近1800多位嘉宾来到现场,这也让刘益谦松了口气:“我说到做到了。”


  “艺术品搁在家里达不到在美术馆震撼的展示效果,放在专业橱窗内呈现,效果就是不一样。”刘益谦建馆的初衷就是如此简单,就像他的为人一样。“没读过太多书,也不会思考太复杂,哪种方式舒心就哪样做。”生活中的刘益谦很少穿西装,喜欢跟员工开着玩笑,一点也不做作。


  美术馆将定期举办培训、讲座,邀请艺术家以及艺术爱好者面对面交流,刘益谦认为这是让艺术走进老百姓的一种方式,也是作为民营企业家、私人收藏家能为社会做出的微薄之力。


  刘益谦认为,现在很多人财富是有了,但是心还没有静下来,很多人在为自己而创业,还未想到为社会作贡献。对于美术馆的未来,刘益谦感觉肩负着巨大压力:“任重而道远,至少一百年。”对于美术馆未来的计划,刘益谦说:“这都要听夫人王薇的。”


  喜欢传统与激情交汇之作


  展览展出了刘益谦夫妇20多年来收藏的艺术品,从古代书画到当代艺术,包罗万象。


  对于刘益谦最热衷的古代书画板块,他认为流传有序的作品可遇而不可求,在今后的市场中这样的东西会越来越少。早年清四王(王石谷、王原祁、王鉴、王时敏)中的三王就被刘益谦揽入怀中,为了完整自己的收藏线索,他一直静观王时敏的佳作。在今年秋拍中,刘益谦终于在盈时拍卖买到王时敏的《春日山水图》,刘益谦对此感到很满足:“这也算是完成了我的心愿。”


  近现代部分中,刘益谦比较喜欢傅儒的作品,为此专门出了一本《龙美术馆藏傅儒书画集》。“旧王孙”的帝王背景以及一夜变平民的经历,在刘益谦看来傅儒作品中的尊贵格调以及清高气质都是生活细节的映射。


  “很多当代艺术家都是我的好朋友,他们的作品充满了张扬的个性。”从个人喜好来说,刘益谦比较侧重曾梵志、周春芽和刘小东的作品,传统和激情的交汇是刘益谦在他们的作品中品味到的。


  《松柏高立图》至今未到款


  对于公众普遍关注的拍场天价频出现象,刘益谦认为这是中国艺术市场不自信的表现。“国外谈论过亿拍品的时候,大家只会去挖掘它的艺术价值,而不是钟情于数字研究,而在中国却恰恰相反。对艺术本质的忽略,实际体现了对自我文化的自我破坏和不尊重。”刘益谦希望通过时间让大家和他一样,逐渐认识到艺术的含金量。


  刘益谦经常以大手笔成为拍场焦点,他说喜欢在拍场买东西是因为喜欢透明感。当问及第一次出手购得的郭沫若书法现在何处时,刘益谦笑谈:“这是我的处女作,肯定不会卖。争取下一次展出,这次场地和展位有限,给大家留点遗憾吧。”


  回顾20年的收藏,刘益谦认为经历很重要。从专业知识来讲,他小有自豪:“我现在总算是入门了,至少有一半能看得懂了。”知识的增长和对文化深入的了解,是收藏带给刘益谦最直接的获利。但是谈到投资,刘益谦自嘲:“网上都说我因为大老鹰(齐白石《松柏高立图·篆书四言联》)净赚3个多亿,在艺术投资上多么的成功。”刘益谦喝了口茶,笑道:“我承认,没有收到钱是事实。”刘益谦补充,几十年的购买也没有怎么卖出,因此也无从谈起投资回报。“尽管我做其他投资再成功,艺术品投资方面,我真是一个失败者。”收藏对于刘益谦来说绝不是赚钱的工具,他告诫新进买家:“要想盈利,成功的难度太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