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普艺术代表人物朱利安辞世

  3月25日,欧普艺术代表人物之一的美国艺术家朱利安·施坦查克(Julian Stanczak)在位于俄亥俄州的家中辞世,享年88岁。
 
 
  作为上世纪六十年代欧普艺术盛行时期的代表人物之一,朱利安·施坦查克的一生多舛而传奇。1928年生于波兰的施坦查克在二战之初被迫进入西伯利亚的一个劳工营中,在那期间,原本右撇子的他永远地失去了右手。1942年,13岁的施坦查克逃出劳工营,又辗转到了位于乌干达的一个波兰难民营,并在那里度过了他的少年时期。后来,他学会了用左手书写、绘画,并在多年后前往伦敦深造。1950年,施坦查克回到美国,在克利夫兰艺术学院学习,之后就定居在了那里。再后来,朱利安·施坦查克进入耶鲁大学,跟随现代主义画家约瑟夫·亚伯斯(Josef Albers)学习色彩理论和几何学。
 
 
  尽管存在肢体障碍,但一点都没有妨碍施坦查克的艺术创作,他的欧普艺术作品有着流动的几何感,渗透着令人迷幻的情绪。1965年,在现代艺术博物馆举办的展览“The Responsive Eye”集合了包括布里奇·莱利(Bridget Riley)、甘特·于克尔(Gunter Uecker)以及维克多·瓦萨雷里(Victor Vasarely)等欧普艺术代表人物,朱利安·施坦查克也位列其中。尽管在今天,这种艺术形式被看作具有强烈的突破性意义,甚至在某种程度上挑战了人们对于一幅“画作”的临界感知,但是在那个时代,这个展览是被批评家们所诟病的。
 
  但还是有一些批评家是认可施坦查克的,甚至认为他与这场展览的其他艺术家存在迥异之处。身为艺术家和批评家双重身份的唐纳德·贾德(Donald Judd)就曾表示,施坦查克的作品有着一种“充满绘画性的表达”,这使得他的作品与其他欧普艺术截然不同。
 
 
  除了作为欧普艺术家的身份,施坦查克还是一位桃李遍地的名师。在1964年到1995年间,他一直在克利夫兰艺术学院任教,教过的学生包括艾普利·格尔尼克(April Gornik)和德纳·舒茨(Dana Schutz)等,有一些学生就算不是直接师从于他,但也或多或少地受到了施坦查克的影响,这其中就包括很多具有数位思想理念的新兴艺术家。
 
  朱利安·施坦查克曾说:“色彩是抽象而无限的”,也是“在体验上非常私密的”。
 
  延伸阅读
 
  1955年,欧普艺术运动在法国巴黎丹尼斯·勒内画廊(Galerie Denise René)举办的一场名为“Le movement”的群展中酝酿而生,该展览邀请了未来欧普艺术的先驱人物:比利时雕塑家保罗·布瑞、玻利维亚艺术家耶稣·拉斐尔·索托以及艺术界的元老级人物马塞尔·杜尚。欧普艺术是精心计算的视觉的艺术,使用明亮的色彩,造成刺眼的颤动效果,达到视觉上的亢奋。
 
  欧普艺术(op art)运动诞生后,视觉错觉才被认可为一种艺术形式。1964年,《时代》杂志赋予了它们“欧普艺术”这一术语。1965年,纽约现代美术馆举办了“眼睛的反应”(The Responsive Eye)展览会。在展览会上,欧普艺术家们探究了视觉感知的许多方面,例如几何形体之间的关系,在现实中不会存在的“不可能图形”,以及关于光亮、颜色和形状感知的幻觉。但是“会动”的幻觉图片引起了特别的关注。在这些欺骗眼睛的诡计中,静止的图案让观看者在主观上产生了强烈的错觉,误认为它们是在动的。因此欧普艺术(Optical Art)又被称为“光效应艺术”和“视幻艺术”,它是继波普艺术之后,在西欧科学技术革命的推动下出现的一种新的风格流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