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人物 > 艺术家资讯 >

陈丹青:我不是一个趋时的人

2016年07月27日  来源:新浪收藏 浏览次数:  我来说两句  

   

著名画家、作家

  问:小时候为什么会喜欢画画?

  陈丹青:我们小时候喜欢画画是一些非常物质的原因:第一,喜欢闻到松节油的味道;第二,喜欢颜料抹在画布上是发亮的感觉,我14岁第一幅油画画完之后立刻 就拿到灯光下照,结果发现没有亮光,后来才发现我用错颜料了,人家给我的是水粉颜料,所以我第一场画是假的油画,但当时已经觉得自己就是油画家了;第三, 喜欢油画箱,我一直到出国都没有自己的油画箱,我家里很穷,我后来用的是别人用剩的残次的油画箱,一直用到到美院去考试;第四,喜欢画匣子,绿色帆布的那 种,里面放几张纸画素描,最得意的是背着画匣在街上骑自行车,假定有人在看我,所以小孩喜欢画画其实出于虚荣心,很简单,所以我不爱看描写画家的文章,写 得很浪漫,但其实只是出于很简单的原因。

  问:中国油画离西方国家还是有一定差距,我们是否可赶上或者超过他们?

  陈丹青:这个跟国家要富强是两回事,就像洋人永远赶不上中国山水画,不可能赶上,只能说我们会画出一些洋人画不出来的油画,因为我们的感受是自己的,比方 画内蒙古,让一个洋人油画家来画,他不一定有中国油画家画得好,但是就油画论油画,我们不可能超过也没有必要去跟他们比,这是人家的艺术,就像他们不会画 山水画、不会写书法,不可能会有一天英国出来一个书法家跟齐白石、文征明比。

  有意思的是,为什么最后全世界都学西洋人的油画,本来地图上只有一小戳人在画油画,因为他们创造了一种可以覆盖全世界的文明,我们没有创造一种可以覆盖全世界的文明,但我们有很好的文明。

  问:我去年看中央美院毕业作品展,里面有太多当代的作品,我印象深刻的是有膀胱、尿道、肠子、血淋淋等的东西,看起来十分怪诞,感觉很难在中国看到像我喜欢的塞尚这样的作品,这好像已经是一种潮流,是我跟不上这个潮流还是咱们现在培养出来的学生是在退步?

  陈丹青:是我们跟不上潮流了,50、60后都过时了,无论是人还是作品,我现在拿的是非常过时的东西给你们看,我不是一个趋时的人,但我非常清楚我过时了。

  再者,这些青年要画内脏、膀胱,跟我们年轻时候要画解放军、保卫边疆,其实是一回事,那是我们那时候的时髦,现在画膀胱是现在的时髦,年轻人都喜欢赶时 髦,我要是现在20岁在中央美院,我很可能去画膀胱,我的趣味不是这样的,但这个假定已经不可能了,我不能设想自己今天如果是个90后,我可能还嫌这个不 够前卫、出格。

  英法德一直到今天,公众也还是不能接受类似这样的东西,但是公众不会奇怪,不会非常反感这些东西,当一个文明允许各种惊讶的时候,你真要做出让人惊讶的东 西挺难,总有一种外部的刺激让你觉得这个东西牛,你才要去做这件事,每一代人都是这样,就像我们小时候画的画都是从苏联看来的,在这个意义上,我们真的过 时了。

  问:艺术家开门行动有没有价值被打开?

  陈丹青:这个活动在国外很早就有了,叫open studio ,就是打开作坊让大家进来看,艺术家也希望画廊经纪人、画廊老板以及有钱人能够到其画室去,他们定期打开大门让所有人都可以进去,比如每周六下午从12点 直到5点,但美国人少,愿意进去的人更少,因为他们没有把艺术神化,画家就是穷画家,我到德国访问过年轻艺术家,一天到晚开着门干活,希望有人进去看,展 示自己的空间,也许在中国的通县、宋庄可能也有很多艺术家希望有人去看,我也很乐意大家来玩,但是做不到像国外这么自然。

  在中国做这件事比较难,打开门谁都会进来,在中国艺术家被神化了,尤其是1949年以后,出现了各种美术家协会、雕塑家协会、版画家协会等,让人感觉好像很牛。

    [责任编辑:赵梦梦]
    数据统计中...
    我来说两句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我的态度: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