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人物 > 艺术家评论 >

南北新水墨探讨:反传统也要先继承

2016年11月25日  来源:东方早报 浏览次数:  我来说两句  
  近年来,新水墨的崛起和发展在当代艺术圈成为关注热点话题,但是新水墨从定义、参照系、材料运用和笔墨技法到意象、表达的语言和技法都存在争论。日前,曾经举办过“上海水彩十年经典展”的上海画廊又以“水墨迎新”为题,组织了来自“北京水墨行动组织”的中央美术学院寇月朋教授及薛晓喜、金城君等在上海画廊举办联展和笔会。与上海的水墨艺术家、评论家陈家泠、谢春彦、丁筱芳、蔡天雄等一起就“新水墨探索和发展”进行了探讨。
 
  陈家泠(知名艺术家,上海大学美术学院教授)
 
  艺术的进步有时候不是理论能解决的,要靠积累的生活、积累的技巧、身体素质、机遇等综合因素,是综合性的行动。从画画的结果来看,每个人都在行动,有的时候是大行动,有的时候是小行动,有的时候是集体行动,有的时候是个人行动,我基本是个人行动。我的经验就是,能通过开个人画展这对提高自己的技术能力多么重要。画家必须知道数量与质量的相互关系,没有一定的数量就没有一定的质量。你没有一定的数量,就不可能有一定的地位。画画多了,技巧也熟练,思路也开了,面也广了,通过这样大量的实践,从尝试性、自发性到后来由不自觉到自觉,从自觉变得有策划,有目的,有方向。通过个人画展,迫使自己多画画、多动脑筋、多深入生活。每一座山我都要爬到高峰,每次画展都要想自我挑战。挑战是两方面:对自己的意识挑战,对自己的对象挑战。我看大家的画,觉得作品一定要有个性,要有生命,绝对不要以自己的技法来套自然,自然是多么丰富多彩,自然是多么有生命力。我们在自然面前应该崇拜,应该要跟它对话,应该要重新认识它,描写它,绝对不能把自己学的一套去套它,那你就不可能有风格。所以,我们画画一定要很好的研究对象,你才有可能建树自己的个性。希望水墨行动中每个人与每个人都要拉开距离,要有个性,这样就有气质性、观赏性,就有艺术性,就有学术性。
 
  谢春彦(艺术家、评论家)
 
  水墨加上“新”字,加上“行动”,就说明了各位不满足已取得的成就,不满足于中国当代水墨现有的状况。从1972年尼克松到上海来了以后,中国画开始展露了一条门缝,一直到改革开放至今,中国画的确经历了很多难以用语言来表达的状态。中国的水墨的确是一个非常老的东西,改革开放以后有两种情况,一种是源自五四时期,我们中国的现代化,现代化说的简单就是西方化,从科技上讲如此,从人文上讲也如此。老牌的中国水墨画也面临着现代化的问题,但这个现代化怎么走,新水墨画怎么新、怎么行动是一个全民的话题。就山水来讲,开始讨论比较多的把现代化看成西方化,但经过了100年的历史思考,水墨画如何现代化,油画如何民族化,这个课题是中国几十年没有完成的任务。实际上当代水墨所面临的问题很多,还有问题就是当代艺术对水墨的冲击,你又要保护自己的国粹又要现代化,这里面有很多困难。几十年对一个社会一个民族对一个国家对于我们水墨艺术来讲,是一个不短的时段,但是我们回过头来看看这个不短的时段,所做的不同于前人不同于西方的水墨的努力,不得不讲我们的成绩是不够理想的,这里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我们有时候缺少了一种主体意识,改革开放了就以为外国人的西方的什么都好。想想那个时候的当代水墨和抽象水墨有很多什么八卦,青铜器上的符号等等,但现在慢慢地改变,那时崇洋这几年随着拍卖行的推广,有很多东西复古现象又出现,从前认为古人所有东西都是不好的,“四王”都是不好的,现在变成什么西方的不要说画家了就是哲学家也没什么了不起,最好的就是三字经,就是四书五经,到处去建立我们的孔子学院,后来我问一个外国孔子学院名誉院长的学者,他开玩笑说,就是写写字下下水饺而已。中国画写生在水墨里也是一个要命的问题,有两种不同的观点,最早的时候,解决中国水墨画现代化,前辈靠的是写生,因为写生就是革命,就能够挽救水墨,当然写生是非常重要的,但是中国画创作并不止于写生,如黄宾虹的山水,其实他标注出来的写生,跟我们模拟造像出来的写生是两回事。
 
  蔡天雄(山水画家)
 
  现在我们说新水墨还是要回到对传统的再认识上来,现在有一种现象,就是弘扬中华文化、弘扬传统文化。把传统的东西全盘抬出来,但是往往只看到表象的东西,把框架、程式、笔墨当作传统,而忽略了传统的内涵,我们从中国绘画史看来,每个朝代的变化都不一样,所以这个传统不限于我们现在看到的陈列在表象的一些东西,而忽略内涵,我的看法是这样的,现在每个变化实际上都离不开生活,生活实际上是源,使骨子里面把传统的东西融化在自己的作品里,这就是我们要走的路。现在有些年轻人画得像古画一样,这好像是继承传统了,我认为这仅仅是一个方面,这是需要的,但是更重要的是内涵的东西,就是把传统好的东西融到自己的作品中去又画出来,石涛说过,笔墨要“当随时代”,这是个响亮的口号,所以新的水墨新的时代就是在现代的情况下,对传统要有客观的正确的认识,如不这样,往往作画的时候会走向另一个极端。前段时期受西方思潮的影响,水墨画反传统,全部画成像西画一样的东西,我以前有几个学生也是这样,当然尝试是可以的,但要探索要从生活中去寻找营养。从人员组合上看来自五湖四海,能够为了一个共同的理念、共同的追求、共同的目标在一起探索,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创新,这个路子是对的。
 
  丁筱芳(上海中国画院画师)
 
  我想讲一下当代的新水墨,当代新水墨的概念是一个很不确定、没有边际的概念,现在来说这个概念炒作很厉害,主要是一些抽象水墨比较有特点的概念,作品主要来自传统的笔墨,当然也加入了自己对当下时代、对国画的一些理解,国画有很大的地域性,上海的艺术家相对其他艺术家还是比较封闭的,上海很多本土的画廊很少举办外地画家的展览。上海现有的艺术家和来自北方的朋友们面对面交流,聚在一起真的很不容易。
    [责任编辑:希言]
    数据统计中...
    我来说两句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我的态度: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