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颜钧艺术资讯
王颜钧艺术作品
 

       王颜钧,毕业于景德镇陶瓷学院美术系,获文学学士学位。2003年就进修于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画高级研修班,2004年就读于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学硕士研究生班,研究生学历,曾任职中国国家画院编辑、《中国艺术博览杂志》总监制、北大资源学院教授。现任北京东方大学传统书画学院教授、院长。


  2005年中国画作品《太行春雨》在文化部主办的“国际华人诗书画印艺术大展”中获优秀奖。2003年中国画作品《秋韵图》在中国艺术研究院主办的“中国画作品展”中获优秀创作奖,中国画作品《黔北写生》入选“山东省第三届写生作品展”。中国画作品《太行春韵》获“山东省2006群星美术作品展”优秀奖。


  主编著作《中国画名家研藏》(北京工艺美术出版社出版新华书店发行)、《研道知机》、《中国艺术博览》。出版个人专著《王颜钧作品集》。中国画作品和美术论文分别发表在《美术观察》、《美术报》、《国画艺术》、《走进太行》、《中国画名家小品集珍》、《齐鲁艺谭》、《当代中国画》、《羲之书画报》、《中国百名画家、部长、将军作品集》、《当代客家》、《中国艺术博览》等国家级刊物上。


  作品被国外,国内收藏机构,收藏家广泛收藏.

 

感悟画“道”与“一画”

 

 老子在关于“一”的理论论述中说:“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道就是“一”,“一”就是“道”。“道”能使宇宙的事物得到统一。“道法自然”,“道”的法则又是和天地、自然万物的法则归于“一”。“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宁,神得一以灵,谷得一以盈,万物得一以生,侯王得一以天下贞。”道家认为凡是得到“一”的范畴的事物,都看作是符合事物本质的规定。因此,我们可以理解画家在中国画创作中尊守“一”的法则就是守住了“道”。画画也就成了寻道求道的过程,绘画的文化价值在此得到了提升,画中的一笔一墨,山川中的一云一水、一树一石便是对“道”的述说。画成为了一种文化图式。画画便可以称为“画道”了。

  老子的“道”与“一”,“一”与“法”的理论,在《石涛话语录》中提出的“一画”的绘画理论正是老子的道家思想的反映,对中国画的创作实践有着深刻的启示。他说:“太古无法,太朴不散,太朴一散,而法自立矣。法于何立?立于一画。一画者,众有之本,万象之根,见用于神,藏用于人,而世人不知。所以一画之法,乃自我立。立一画之法者,盖以无法生有法,以有法贯众法也。”因此,可以理解既然天地因“一画”而立,万物就应包含在“一画”之中,要表现天地山水,氤氲远尘等物态气象,就必须以“一画”为创作原则来指导认识自己与自然的关系,他的这种思想是建立在中国传统文化背景下而提出来的,文中的词义妙理是从儒家、道家、禅宗经典中得来的。因此,“一画”论是从“道”的高度来论述的画论。

  禅宗的经典《六祖坛经》说:“一切即一,一即一切”,永嘉禅师说:“一性圆通一切性,一法遍含一切法,一月普现一切水,一切水月一月摄,诸佛法身入我性,我性同共如来会。”也说出了“一”的道理。石涛的“一画收尽鸿蒙之外,即亿万万笔墨,未有不始于此,而终与此。”“以无法生有法,以有法贯众法也。”的绘画思想也是正相合了其中的妙理,他的绘画理论深受禅宗的思想的启示。

  孔子曰:“吾道一以贯之。”儒家的“一贯之道”说法也表达出儒家对于宇宙自然关系和艺术创作关系的思想。儒家中“一画开天”的美学思想,对中国画的创作有着深远影响。纵观历代大师的作品从宋代的李成、范宽到元代黄公望、倪瓒、王蒙、吴镇以及近代的吴昌硕、齐白石无不以自然的法则“道”的规则创作出传世恒久的作品。正如石涛说:“盖自太朴散而一画自法立,一画自法立而万物著矣”。

  当今在多种文化冲击交流的环境中的中国画只有在基于中国传统大文化背景下以儒家、道家、禅宗的哲学思想为依据,画家在创作中以总体宏观的角度来把握笔墨和意境,才具有恒久的生命力。对中国画的研究如果只局限与对笔墨技法的研究而忽视了对本源的探讨会是一个很大的损失,将笔墨技法与中国文化的诸家哲学本体论结合起来,以本体论的高度,对中国画的本质进行沉思和把握,将对创立有中国气象的中国画会有很益处。

  石涛说:“笔与墨会,是为氤氲,氤氲不分,是为混沌。壁混沌者,舍一画而谁耶?画于山则灵之,画于水则动之,画于人则逸之。”“一画”论既是宇宙艺术的统一论,又是自然和艺术审美关系的创作论,从宇宙万物的统一性中把握客观世界,把这个客观世界看作是一个统一的整体,并在这个原则的指导下要求笔墨和宇宙自然必须统一贯穿在中国画创作里面。所以画家应抓住自然美的法则和规律,从宇宙的统一性来看问题通过画来表达自然美的规律和法则,按照自然美的规律和法则来创造艺术美。如果没有表现出这些规律和法则,画就纯属形式美了,画山则也只是山,画水则也只是水,画虫则也只是虫,画鱼则也只是鱼了。

  中国画家必须掌握“道”的本体论来表现思想和精神个性,强调客观自然与主观精神的统一性。如石涛语:“纵使笔不笔,墨不墨,画不画,自有我在。”“山川与予神遇而迹化也,所以终归之于大涤也”,在这里的“我”与“道”和“一画”统而为一,宇宙于我合而为一。从宇宙的统一性来考察,从传统文化的核心思想儒家、道家、禅宗的哲学高度来论述和把握中国画核心思想和发展脉络,对创作鉴赏中国画有着深刻的意义。